dekdentei
白銀十字騎士
白銀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社區明星
閱讀:1226回復:13

[語言文化]閩南語的一些特殊詞彙考證疑問

樓主#
更多 發布于:2019-12-16 17:16
我做的閩南語本字考證工作雖然是業餘的,但是也頗有成果。
但是閩南語有幾個特殊詞彙卻是怎麼也無法找出對應的漢字,最常用的有三個:

1. 男 => 漳泉:(za bou) /tsa pou/,潮州:(da bou) /ta pou/
2. 女 => 漳泉:(za bhou) /tsa bou/,潮州:(da bhou) /ta bou/
3. 肉 => 漳泉、潮州:(bhah) /bah/,泉州:(mah) /mah/

這三個字跟其他方言通用的字或詞發音差距過大以至於多數人為了方便直接使用同音字(查埔、查某)或者訓讀("肉"讀作 bhah)。但是做為一個有基本語言學知識的完美主義者,這樣的情況實在讓人感到不足。
----------------------------------------------------------------------------------------------------------
首先,da-bou 跟 da-bhou 容易讓人聯想到藏語的 -?、-? ,事實上 -bou -bou 跟 -bhou 有人考證是 -甫、-母,從多數層面看,這個考證是可以接受的,兩者發音相似、意思也相似。但是,這就帶領我們來到了問題的核心:" (da) "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個" (da) "只有在這兩個人類稱謂詞彙裡出現,有可能是小稱前綴"阿"跟其他詞的縮音,但是目前沒有其他頭緒。
----------------------------------------------------------------------------------------------------------
關於"肉"字的讀音,我個人倒是有更進一步的看法。肉字的主流讀音是"日屋切",而閩南語的讀書音正好符合這個切韻。但是白讀卻有很大差距,聲母不必說,韻母倒是跟"六"字白讀差距不大:"六"字文讀為(liok),白讀為(lak),跟"肉"字白讀音的 -ah 韻相似度很高。重點在於聲母,多數閩南語地區都讀 bh- ,而泉州讀 m- 。閩南語白讀的聲母經常會去鼻音化,最大的特徵就是 l、n 不分,事實上 m- 也經常讀成 bh- ,例如:馬 /文:ma,白:bhe/、麻 /文:ma,白:bha/,但有些字不論文白聲母都是 bh- :母 /:bho,白:bhu/。從這點上來看,白讀的 m- 應該也有全部轉變成 bh- 的趨勢。

假設更早些時候,所有閩南語的"肉"字的白讀音聲母都是 m- ,而韻母 -ah 是由 -ak 演變來的,那就是說"肉"字早期應該讀成 mak 。這樣就跟"六"字的白讀音 lak 對上了。
先列舉出兩字的文白讀音:
/:liok,白:lak/
/:liok、jiok、hiok < *niok,白:bhah < *mak/
那麼肉的白讀照例說應該也是 lak ,聲母是如何變成 m- 的?
往中古時期去參考,中古擬構音,"肉"字為"日屋切"、"如六切",得到的發音是 /??uk?/ 。
這個毫無疑問是文讀音的來源,聲母如果沒變,那麼中古時期的閩方言應該會有一個白讀音 nak 。
看到這裡,我會聯想到波蘭語跟白俄語、烏克蘭語把 Νικ?λαο? 給讀成 Miko?aj/М?калай/М?колай,而不是像俄語或南斯拉夫語言讀成 Николай。但是漢語中找不到其他對應的例子,因此也無法更深一步繼續探討。
----------------------------------------------------------------------------------------------------------
這些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加上對於其他方言的了解不深,故希望能從跟聲友們的討論中獲得更多的觀點和想法,以期能夠往前再繼續推進,任何觀點都是有價值的,希望聲友們能踴躍發言討論。
[dekdentei于2019-12-16 17:21編輯了帖子]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沙發#
發布于:2019-12-21 22:50
閩南的“男女”的來源,杜佳倫近期有篇文章分析得很深入,《再論閩南、閩東指稱男女性別的語詞來源——兼為吳守禮教授諸母、丈夫說補證》(臺灣語文研究第13期,2018),可以參考。諸母和丈夫,語義和文獻上都能對上,語音上因為這類名詞很容易發生詞內音變,所以對應不整齊,但都可以解釋。兩個詞的第一個音節本來詞源不同,但漳州等地應該是發生了類推牽引,丈 ta>tsa,讀音才相同。藏語里“母”的對應,除了?還有??,??或許對得更好。另外,泉州的“男人”應該是ta p?,潮汕的“女人”應該是tsa bou。
“肉”的話,樓主的看法是它是個漢語詞,而且本字是“肉”,其實未必。一個是聲母對不上,不清楚俄語的例子具體是什么原因,但是n-變m-在漢語確實很罕見。還有韻母其實也很勉強,因為中古通攝入聲字閩南的上古層應該是-ak,而沒有-a?的,這個對應非常整齊,-a?有其他來源。如果只有“肉”變喉塞,怎么解釋?已有的看法一般也認為“肉”不是本字,只是訓讀。有的說本字是“脈”,語音也對不上;也有說是侗臺語或者南島語底層詞,同樣語音對應很不嚴格。所以現在還是個謎。另外,泉州“肉”除了ba?/ma?這個詞,也有不少區縣也說hik/hiak(本字是“肉”)或者只說hik/hiak哦。
dekdentei
白銀十字騎士
白銀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社區明星
板凳#
發布于:2019-12-23 00:49
qiaoa:閩南的“男女”的來源,杜佳倫近期有篇文章分析得很深入,《再論閩南、閩東指稱男女性別的語詞來源——兼為吳守禮教授諸母、丈夫說補證》(臺灣語文研究第13期,2018),可以參考。諸母和丈夫,語義和文獻上都能對上,語音上因為這類名詞很容易發生詞內...回到原帖

感謝提供線索與討論,讓我漲知識了,問一下同學是哪裡人?
如果考慮閩區地理上的環境,畬語應該是最有可能借入詞彙的,可惜不懂畬語
[dekdentei于2019-12-23 00:55編輯了帖子]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地板#
發布于:2019-12-23 09:41
dekdentei:感謝提供線索與討論,讓我漲知識了,問一下同學是哪裡人?
如果考慮閩區地理上的環境,畬語應該是最有可能借入詞彙的,可惜不懂畬語
回到原帖
哈哈客氣啦,我是漳州人。不過看材料,畬語是pi,陰上……
4#
發布于:2019-12-23 09:48
對了,那篇文章說女人第二個音節的本字作“姥”的話對應更嚴格,確實是這樣,之前沒看清。如果這樣的話,“姥”和“夫”都是上古魚部字,閩南-?/?u/ou(*-?u),對應藏文-a;“母”字對應藏文的-o比較合適了。
dekdentei
白銀十字騎士
白銀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社區明星
5#
發布于:2019-12-24 01:13
第一次知道"姥"這個字還有這個讀音,按這資料說:
qiaoa:對了,那篇文章說女人第二個音節的本字作“姥”的話對應更嚴格,確實是這樣,之前沒看清。如果這樣的話,“姥”和“夫”都是上古魚部字,閩南-?/?u/ou(*-?u),對應藏文-a;“母”字對應藏文的-o比較合適了。回到原帖
男人 = 丈夫 /tsa p?/
女人 = 諸姥 /tsa bo/


唉呀,太好了,認識了個漳州同學,以後多多交流閩語
現在最頭疼的還是"/bah/"的本字
[dekdentei于2019-12-24 01:16編輯了帖子]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6#
發布于:2019-12-24 19:58
閩南語很好聽!非常感謝熱心分享?。。?!
7#
發布于:2019-12-26 22:17
dekdentei:男人 = 丈夫 /tsa p?/
女人 = 諸姥 /tsa bo/


唉呀,太好了,認識了個漳州同學,以後多多交流閩語
現在最頭疼的還是"/bah/"的本字
回到原帖
嗯嗯,多多交流!請問同學是哪裡人呀
dekdentei
白銀十字騎士
白銀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社區明星
8#
發布于:2019-12-27 01:06
qiaoa:嗯嗯,多多交流!請問同學是哪裡人呀回到原帖
在下臺灣省雲林縣人,我們這裡還有"泉州"村,所以我猜我們的口音應該偏泉州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9#
發布于:2019-12-28 16:11
膠遼方言-青萊片 泥膩都是m- 但彌是?
dekdentei
白銀十字騎士
白銀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社區明星
10#
發布于:2019-12-31 20:25
Ianvin:膠遼方言-青萊片 泥膩都是m- 但彌是?回到原帖
這是個非常有用的材料,感謝提供討論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bamboo
青銅十字騎士
青銅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鐵桿粉絲
11#
發布于:2020-01-01 18:49
口音:潮州話·汕頭優勢腔
男:ta-pou
女:tsur-ni?(ur為/?/);tsa-bóu在潮陽腔用得多,汕頭市區較少用(因帶貶義)
肉:nék;bah只有個別詞有用,如:bah-chio,siò bah-nék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驕者難久,盛者必衰。剎那芳華,萬物皆流??思呵逍?,復禮為仁。執中守一,道法自然。
dekdentei
白銀十字騎士
白銀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社區明星
12#
發布于:2020-01-02 15:46
bamboo:口音:潮州話·汕頭優勢腔
男:ta-pou
女:tsur-ni?(ur為/?/);tsa-bóu在潮陽腔用得多,汕頭市區較少用(因帶貶義)
肉:nék;bah只有個別詞有用,如:bah-chio,siò bah-nék
回到原帖
關於tsur-ni?的本字是否就是"諸娘"?
三眼假理科噴子宅男小廢物終結者<br>
Терминатор треглазнокривоучёноотбросного распылителя-задрота
Я ж вот Тампона по стене размазываю
bamboo
青銅十字騎士
青銅十字騎士
  • 社區居民
  • 忠實會員
  • 最愛沙發
  • 鐵桿粉絲
13#
發布于:2020-01-04 16:57
dekdentei:關於tsur-ni?的本字是否就是"諸娘"?回到原帖
有學者認為是。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驕者難久,盛者必衰。剎那芳華,萬物皆流??思呵逍?,復禮為仁。執中守一,道法自然。
游客

返回頂部
河南快赢481分析